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朱门嫡妻全文阅读

衡阳网 时间:2020-06-28 18:41:30 来源:妮霞资讯网

看呗为大家提供《》全文免费阅读,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,作者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杜容芷笑容和煦地听完,又命紫苏赏了那丫头个荷包打发她出去,脸瞬间沉了下来。

《朱门嫡妻》精选:

……外头的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暗了下来。

“少夫人,”青荷走过来,“时候也不早了,不如您先用晚膳吧,您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过东西……”只是中午垫了垫肚子而已。

杜容芷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。

前院的宴席也应该散了……

“先不着急,”杜容芷想了想,“我现在也不饿,还是等爷回来一起用吧。”

这边正说着,外头却有丫头进来传话,说是宋子循又被永宁侯家的几个少爷请去了翔月轩,让她今晚不用等他了。

杜容芷笑容和煦地听完,又命紫苏赏了那丫头个荷包打发她出去,脸瞬间沉了下来。

“你们都听见了吧?”杜容芷冷笑一声,“我过门这才第二天呢,他就这么不给我脸面。”

翔月轩是京城出了名的酒楼,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有最正宗的酒水,最美味的菜色,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有全京城最动人的解语花。饶是你爱那古筝琵琶,歌舞小曲,又或是吟诗作赋,下棋谈天,只要你出得起价钱,总能让你宾至如归。

从前为了这个,她也没少跟宋子循闹过。

青荷跟紫苏对视了一眼,忙快步去把屋子里的门关了。

“还请少夫人慎言。”紫苏小声提醒道。

“慎言,慎言……”杜容芷红了眼眶,“若是在你们跟前还要慎言,这往后也再没个能说真心话的地方了。”

“今日府里来了许多贵客,大少爷怕是推脱不过……您可别多想了。”紫苏好言相劝道。

“你也不用安慰我,”杜容芷自嘲地摇了摇头,“我知道……他打从一开始就看不上我,如今娶了我进门,自然就越发不耐烦回来了。”说完也不再说话,只默默捏着帕子坐在那儿垂泪。

青荷已经走回来,见着杜容芷这样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从前她就觉得这个宋家大少爷对姑娘冷冷淡淡的,实在算不得什么良配,那时她还不知轻重地劝过姑娘几回,惹得姑娘很是不快……如今木已成舟,就是想后悔也来不及了。

于是只静静地立在一旁,也不说话。

过了半晌,才听杜容芷幽幽道,“还有件事,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呢……”杜容芷说着,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二人道,“大少爷他……他昨晚上压根就并不曾与我圆房。”

“这……”紫苏掩不住满脸的诧异,下意识道,“可那喜帕……”

“是他的血。”见两个丫头不解地看着她,杜容芷垂着眼道,“原是我昨晚上太紧张了,冷不丁咬了他一口……”说着又忍不住落下泪来,抽泣道,“可我毕竟是头一回,难道他就不该让着我些么?谁知他竟因此恼了我……大半夜又叫了纤云皓月进来服侍他沐浴,三个人在净房里呆了足足半个时辰……纤云出来的时候领口都是开的……”

这也太欺负人了!青荷用力攥了攥拳头。

“少夫人……”紫苏一时也不知说什么才好,只得拿了帕子替杜容芷拭泪。心想那纤云皓月也不知有什么好的,少爷怎就撇下自家姑娘去寻了她们……她二人那般姿色,莫说跟姑娘比,就是比起自己……

这般想着,竟不自觉羞臊起来,越发怔怔地不想言语。

“从前都是我太蠢了,总盼着他有一日会发现我的好……如今我虽明白了,却已经晚了。”杜容芷从帕子里抬眼看了看她们,遮住嘴角一抹薄凉的冷笑,哽咽道,“我也没什么旁的指望……只是若要叫纤云皓月那两个小蹄子踩在我头上,我却是死都不能瞑目的。”说着又呜呜哭了起来。

“呸呸呸!”青荷忙往地上吐了口口水,用力踩了踩,“少夫人不要胡说,您的好日子还长着呢!”又见杜容芷好像真是伤了心了,只得言不由衷劝慰道,“您跟大少爷才刚成婚,少不得要磨合些时候——说句不好听的,这牙齿跟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呢,过日子总少不了磕磕碰碰。等将来日子久了,对彼此的脾气秉性都熟悉了,自然也就好了。”

紫苏也回过神来,赶紧点头道,“就是就是……少夫人可千万不要说丧气话。”

“你们别骗我了……他若真有心跟我和好,今日哪里还会跟着永宁侯府的少爷们出去胡闹……这是存心要作践我呢!”

“再不然……”紫苏抿了抿唇,“明日您回门,就跟老爷跟夫人提一提,兴许——”

不等她说完,杜容芷苦笑着摇头,“当初我鬼迷心窍非宋子循不嫁,早已经让父亲母亲操碎了心……如若是再回去诉苦,岂不是又惹他们二老伤心?”

青荷嚅了嚅嘴,终是没有说话。

“只是现在他都这般不把我放在心上,等将来……”杜容芷幽怨地住了口,眼泪顺着白瓷般的脸颊缓缓划过,好不可怜。

青荷紫苏心知她后头未尽之言,一时也是感同身受,面露难过之色。

杜容芷拿帕子在脸上沾了沾,又继续道,“横竖他心里是不待见我的,我想着,与其叫旁人得了宠,再在我前头生下个庶长子来恶心我,我倒宁可那孩子是你们肚子里出来的。”

青荷一愣,“少夫人!”这叫说的什么话!

紫苏也目光炯炯地看着她。

“你们打小就跟着我,我的心事也从没瞒过你们。”杜容芷含泪点头道,“虽然母亲给的红芍,绿薇,原就是为了……”杜容芷一顿,“可到底隔了一层,自然比不得咱们打小一起长大的情分。与其将来日日防着她们恃宠生娇,对我会有二心,倒不如——”

“少夫人万万使不得!”还不待杜容芷说完,青荷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“奴婢立过誓,是要一辈子服侍您的!”

紫苏见状也忙顺势跪下,嘴里道,“奴婢也跟青荷一样……”

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杜容芷忙俯身拉她们起来,“这原就是我自己的想法,你们若是不愿意,我还能硬逼你们不成?”杜容芷黯然,“只是我刚才的话,你们也都回去想想,不必急着拒绝……再者,便是你们愿意了,到底也还得看爷的意思。我如今人微言轻,要是硬塞人给他,只怕会适得其反,连带着你们都会被他不喜,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他自己个儿发现你们的妙处……”

眼见着青荷张嘴要说什么,杜容芷朝她摆了摆手,“行了,我今天也乏了,你们先下去好好想想吧。若是将来……只盼着你们肯过个一儿半女到我名下,也算是全了我们主仆的情谊。”说着呜咽着扭过头去,再不肯看她们。

青荷见杜容芷果真一副心灰意冷的模样,只暗暗叹了口气,便跟紫苏一同行礼退了出去。


国产木器漆怎么样 http://www.dufang.com.cn/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妮霞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