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易小安楚若男流水年华春去渺小说精彩试读

衡阳网 时间:2020-06-28 18:45:02 来源:妮霞资讯网
流水年华春去渺第2章

丁师傅把这几张实习报告反复检查,折腾了好几遍,最后又小心翼翼的整理好,包起来,这才算完。

出山的盘山公路,越是下坡,急转弯就越多。

司机刹车急了,惯性使得车辆摇晃,颠簸了起来。

丁师傅转头看了看熟睡的孩子们,跑到前头趴在司机耳朵上轻喊:

“慢点儿开,你慢着点儿,孩子们实在太累了……不急…咱们不急着回。”

车速放缓了些,等到进县城,已经是凌晨天要亮的时候了。

等楚若男醒来的时候,丁师傅早已不在车上。

凌晨的车厢里,透着丝丝凉意。当这辆老旧的巴士改造车在县剧团后院停下后,有人欢喜跳下车,第一时间去吃热乎饺子,也有人疲惫不堪,下车直奔浴池洗热水澡,还有人因为摆脱山区恶劣的条件,站在过道口又蹦又跳……

楚若男把冻疮膏抹在龟裂的脚跟上,穿好袜子,搀着徐冬冬走下车。

她们还将有半天自由分配的时间,其实准确的说,她们的实习期就到今天中午为止。

“哎呀,若男我先去蹲大号,你跟冬冬先回宿舍收拾东西吧。”

从后院出来,因为徐冬冬脚上的伤,两人走在最末尾。

徐冬冬是那种很白净,笑容纯净长的也很好看的大男孩。

两个月的接触,楚若男发现,在这个男孩身上有一股独特的韧劲儿,这让他做什么都不轻言放弃,哪怕遇到困难,也会咬牙坚持。

与此同时,女人敏锐的第六感也让她从很早开始就觉察到,他有点喜欢自己。

易小安那个混蛋,作为发小二十几年,楚若男又怎么会看不出,他是在借尿遁刻意的“成全自己”?

一条延伸往宿舍的路,楚若男扶着徐冬冬,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多半。

在这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,徐冬冬的脸已经越来越红,心跳加速的厉害,话到嘴边却又因为紧张,好几次又咽了回去。

“咳咳”

远处传来一声咳嗽,明显是易小安的。

他仿佛在催促徐冬冬,“丫的你再不表白可就晚了!”

徐冬冬开始慌张了起来,就像初恋时面对喜欢的女孩,自卑和害怕…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,此刻一股脑儿的都涌上心头。

他很慌。

不过,他很快还是鼓起勇气,叫住了若男,毕竟错过了,就是一辈子的遗憾。

“我有话想…想跟你说。”

楚若男手背在身后,原地转了个圈,一副我懂你的眼神看着徐冬冬笑道:

“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徐冬冬有些发愣,脸红起来。难道她早就知道了?

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背着手站在一边,低下一张发红发烫的脸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徐冬冬仿佛像是在等待终审判决那样,心里十分害怕,但又莫名兴奋。

不过,他并没有等到楚若男的回应。

这注定了,是一场失败的表白。

“易小安,滚出来!”


德国都芳漆 https://hea.china.com/article/20200120/home0129455743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妮霞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