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寒冬里的故事之遗忘者

衡阳网 时间:2020-06-26 20:13:02 来源:妮霞资讯网

那只猫的皮毛雪白干净,不像是普通的流浪猫,林翔不由得皱起了眉头:赔钱他不怕,可猫主人要是纠缠起来耽误了签合同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。

林翔扫了眼四周,见无人,飞快地从车上拽下一只塑料袋将小猫的尸体装了进去,又胡乱用土掩盖了一下现场的血迹后逃也似的开车走了。路过小河时,他摇下车窗用力一甩,沉重的塑料袋便划着弧线落入河中,沉浮几下后便不见了踪影。

合同签得很顺利,成功的喜悦很快便让林翔忘记了之前沉重的一幕。他开车回到家,买了一打啤酒准备庆祝一下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缓慢的敲门声。

林翔打开门,意外地发现门外站着的竟是自己的女友小茹。

“你今天不是要加班吗?”对于小茹的意外到来,林翔感到了一丝惊诧。

“人家想你嘛!”小茹说完,小鸟依人般扑进了林翔的怀中。幸福来得太突然,林翔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“抱紧我,我好冷。”小茹撒娇般地央求道。

林翔看了看屋中一直卖力运作着的空调,坏坏地一笑,将小茹紧紧地搂在了怀中。可是随即,他却惊愕地发现小茹的身体竟然真的在瑟瑟发抖。

“小茹,你怎么了?”林翔忙紧张地问道。

“我好冷……”小茹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,随即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林翔,“你有吃的吗?”

“有,想吃什么随便挑。”林翔忙把小茹让进了屋中。小茹在屋里转了一圈,然后停在了林翔养的那几条锦鲤前。说时迟那时快,她突然捞出一条锦鲤,放入口中狼吞虎咽地咀嚼起来,鲜血顿时顺着她的嘴角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“小茹,你疯了?”林翔忙一把夺下了那只被啃了一半的锦鲤,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女友。

“我真的好饿!”小茹满脸委屈地呢喃道。

望着小茹闪动着泪光的眼睛,林翔的心一下软了下来:“你想吃鱼,我这就出去给你买。”

见小茹点了点头,林翔披上外套冲出了家门。

冬夜的大街上稀稀拉拉的不见几个行人,饭馆老板见生意清淡也纷纷早早地打了烊。林翔一连走了几家餐馆都是一无所获,无奈之下,便拨打小茹的电话,想问问她能不能改吃别的东西,可接电话的却是小茹的同事阿兰。

阿兰的声音听着有些颤抖:“林翔,我跟你说件事,你可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啊!”接着,她竟然告诉林翔,下班后她和小茹正准备开车回家,可走到一半车轮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,怎么也前进不了。小茹下车查看,谁知车竟然着了魔似的自己打着了火,一个猛冲就把小茹卷到了车轮之下,直碾得血肉模糊。

挂上电话,林翔浑身颤抖不已:如果小茹已经在事故中丧生,那现在呆在自己家中的是……

亦真亦幻

林翔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了家,打开门的一刹那,他整个人顿时呆住了:鱼缸里原本活蹦乱跳的锦鲤早已不见了踪影,地板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和散落的鱼鳞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直熏得他几欲作呕。

“你是在找我吗?”一个阴森森的声音突然从林翔的背后传来。

战栗中,林翔缓缓地转过了身。

小茹正一脸狰狞地望着他,脸上沾满了鲜血和鱼鳞,手中一条被吃了一半的锦鲤仍无力地摆动着尾巴。

“你、你到底是谁?”林翔惊恐地向后退着。

“我是小茹啊!”小茹的脸上浮现起了一阵痛苦的表情,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,其实我这次回来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,可到门外时却发现门前蹲着一团雪白的影子,还没等我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它就向我扑了过来……我现在根本就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!”小茹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,平伸着一条惨白的手臂缓缓地向林翔逼了过来。她每走一步,身子就会像被什么东西压过一般渐渐地干瘪下去,到最后那不堪入目的模样竟和之前被林翔压死的白猫一般无二。

小茹渐渐地张大嘴,露出了满口带血的尖牙,随着一声刺耳的猫叫,猛地向着林翔扑了过去。

“故事不错,可惜有漏洞。”陆羽淡淡地一笑,“如果整件事唯一的目击者林翔死了,这个故事又是怎么传出来的?”

“谁说他死了?”张超白了他一眼,说,“林翔没死,只是从床上惊醒了过来,可就当他以为这一切只是一个可怕的噩梦时,突然接到了那个客户打来邀约签合同的电话。而就在他冲进轿车准备发动时,忽然犹豫了一下,下意识地拍打了两下车门,结果看到一个白影从车下窜出,钻进了一旁的树丛。从那以后,开车前先拍一拍车门就成了林翔雷打不动的习惯。”

“这也可以?”陆羽撇了撇嘴,转头望向陈锋,等着他发表意见,却发现陈锋正一脸迷茫、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。

“老大,你想什么呢?”陆羽好奇地问。

陈锋浑身一震,从沉思中回过神来。他摇了摇头,干笑了一声:“没什么,是不是轮到我讲了?”见陆羽和张超点头,陈锋叹了一口气,说,“我讲的这个故事,名字叫做《遗忘者》”。

陈锋的故事

这年冬天,A大301寝室的三个室友过得很是郁闷:不知为何,尽管三人动用了一切可以用来取暖的方法,可寝室里还是冷得令人发指,尤其是到了夜间,那阵阵刺骨的阴寒让三人感觉像是身处冰窖之中。

那天傍晚,三人在校外吃完晚饭正准备返回宿舍,却发现一个清瘦的青年正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的身后,像看怪物似的对着三人东瞧西瞅,还不时发出一两声意义不明的冷笑。

“喂,你鬼鬼祟祟地笑什么?”老大终于不耐烦地喝问道。

那个青年脸色一沉:“我是笑你们大祸临头却不自知。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妮霞资讯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