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会 > 正文

鬼话闲聊之锦上花

衡阳网 时间:2020-06-29 19:57:22 来源:妮霞资讯网

苏锦环接到M.Q公司的面试通知高兴地蹦起,弄得好友孙洁一脸莫明其妙,捧着啃了一半的乐事朝苏锦环望去。

“苏苏,乐哈啥?难不成钓到金龟婿了!”

苏锦环清澈明亮的瞳孔一眯,嘴角一勾,扬扬手中的“面试通知单”说:“错!是扎进金龟婿堆!”

孙洁惊得下巴掉一地,秀目圆睁,凑上前,夺下那张面试通知单。

“MQ!世界排名前三十!苏苏,这回真走了大运!听说那里帅哥成堆,总裁Aldrich更是帅到人神共愤!”

孙洁说到这吞起口水,停了话,缓缓气又说:“更重要的!Aldrich至今单身!苏苏你运气怎就这么好?助理秘书啊,说不定哪天就被Aldrich看中调到总裁秘书室了!”

孙洁羡慕的望着面试单上的“助理秘书”四字,发挥她的异想天开。

苏锦环知道不过是张“面试通知单”八字还没一撇,“扑哧”笑出声,敲了下孙洁的额头说:“这回知道羡慕了!当初让你跟我一起去的,你还说像我们这种二流的本科生录取率极低,可不试试又怎知道?”

“好吧苏苏!是我错了,再有机会,别忘了姐姐我!当然有帅哥定要帮我留意哈!”

苏锦环没好气地白她一眼:“上回去月老祠求得签不记得了,‘姻缘天注定,可遇不可求\\’!”

说到这,苏锦环心里涌起一股道不明的不安,想起那解签的大师说孙洁姻缘可寻,而她自己的姻缘却是随缘不可寻。

苏锦环大好心情全无,将“面试通知单”缓缓收起。

这时手机响了,苏锦环掏出手机一看是个卡通头像在跳,赶紧按下接听键,拿着手机去阳台接起。

“妈咪!”电话那头响起一道清亮童声。

苏锦环心提到了嗓子眼,回头瞧瞧孙洁,见她正捧着乐事与电视拼劲,这才压低嗓门说:“宝贝!不是说好,在外头唤我小姨的吗?”

电话那头的小男孩小嘴嘟起,不高兴地说:“明明是我妈咪,为什么要我唤你小姨?”

孩子无心的话倒让苏锦环无言以对。

明知有些事与个五岁的孩子说不通。要怪就怪那一夜的矜持,一夜风流最终酿成苦果,让她尝尽了苦头。

悲催的是,直到现在她还不知儿子的父亲姓啥名啥?记得的只是那张模糊不清的俊脸。

苏锦环握着手机指尖苍白,耐着性子与儿子说理:“德德,我刚换工作,待工作稳定就去美国看你,要听妈咪的话,好好吃饭!”

电话那头的苏子德朝电话吐起舌头,鼻子一哼:“就知你会演戏,好吧!妈咪!”

苏锦环好不容易打发儿子,额上已是汗水淋淋。

孙洁见她心神不宁,又有点作虚的,笑着说:“那小鬼看起来很难应付,哪天带过来让我管教管教!”

苏锦环闻之,面色青白交替。

她不知孙洁听出了几分,这种事对好友她又开不了口解释,只觉心神疲累至极,没有力气再跟孙洁扯掰。

苏锦环有起早的习惯,大学四年她是宿舍里起得最早的一个,不为别的,这是她从小保持的习惯,不管隔天有多累,总能按时醒来。

也许是生活压力大,想到苏子德已经五岁,一直把他藏在美国的表姐那也不是个事,毕竟与亲生父母分开过久,对孩子身心不利。

这五年苏锦环与苏子德一直都以姨侄相称,可苏子德人小,心却大,对于自己的父母十分在意。到底是个孩子,苏锦环担心说不定哪天他就管不住嘴。

苏锦环忧心重重,想起苏家败落后,父母不堪忍受屈辱,双双服毒生亡,流下一屁股债给她。那年她正上高三,恰逢人生的转折点,摊上这种事,只能辍学回家。

房子、车子、厂子……都被拍卖抵债,她无处安身,无人可依,便在一家酒店打工。

一天晚上,她遇见了苏子德的爸爸。

当时是怎样的情景?苏锦环至今都记不清。

只记得那日恰逢酒店十周年庆典,她喝得有点多,待熬到宴会结束,已是混混噩噩。

摸着楼梯回自己的宿舍休息,不想醒来时在一个陌生人的床上……

苏锦环努力回忆五年前的那晚,可能想到只有那男人俊逸的眉眼,其余什么信息都没有。

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不知怎么处理,只知那男人长得太好看,又是个混血儿,她疑心是酒店里的姐妹恶作剧,找了个鸭仔替她开了处。

她不敢伸声张,趁着那男人未醒,拾了衣服就逃。

哪知一个月后,她发现自己月事迟迟没来,身体又乏又吐,这才去医院检查,这一查把她吓个半死,居然怀孕了。

那时她才二十岁,身边没一个长辈,盲目无助不知所措,好在美国的表姐把她接去了美国,她灵机一动,见表姐结婚多年一直没孩子,便将苏子德寄养在表姐那里。

这才回国打拼,其实她也想留在美国陪着孩子,可她没学历,没技能,就连语言也不通。回国后,她一直半工半读,奋斗五年终于弄了个本科毕业。

苏锦环开始规划她的未来,想待工作稳定就将苏子德接过来。

苏锦环是第一个赶到MQ的。

寂静的走廊,窗明几净宽敞的办公室,处处彰显着一股办公室文化。

时间一到,陆续有应聘者前来,把个走道堵得水泄不通。

那面试主管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一身得体的黑色职业装透露着骨子里的精明干练,

那女主管往人群一瞥,恰好与正在张望的苏锦环眸光对个正着。

那女主管在看清苏锦环的脸后微微一怔,迅即在怀中一大堆的资料中翻找苏锦环的资料,随后抽出放在最上面,蹬着高跟鞋进了办公室。

苏锦环望着身边众多打扮时髦的面试者,心里忐忑难安。

苏锦环虽是J大的特优生,但在MQ这样人才济济的跨国公司面前,那点从书本上学来的专业知识卑微的如同蝼蚁。

仅站一会,掌心已沁满汗,看着陆续从办公室进去又出来,最后一脸丧气的面试者,心里的不安越发凝重。

当叫到她名字的时候,苏锦环连应声都是颤抖的。

她不知自己是怎么进得那间办公室,对着面前清一色职业装的三男一女,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,好在她临场调整心态,勉强应付过去。

那三男一女,男的帅气,女的貌美干练。

那女主管,苏锦环刚见过,不知为何再次见到她,心尖还是颤微微的。

那位女主管将苏锦环的资料递到中间的那位男主管手中。

苏锦环这才看清那男主管的标牌上写着“总裁特助”。

那位总裁特助在见到苏锦环后同样一怔,问了些专业问题后,含笑点起头,与身边的二男一女交谈起。

苏锦环以为进MQ八成没戏了,却没想到一个星期后,居然接到了MQ人事部的电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妮霞资讯网